读书笔记2013第11本:《别逗了,费曼先生》

这本书是在一位好友的推介下看完的。理查德·费曼是一位物教育家,1965获取过诺Bell奖。作为一名物教育学家以外,在她终生中的不同时期,他如故无线电修理者、保险柜密码破解高手、手鼓演奏者和玛雅象形文字的破译者。这本书是王祖哲翻译的,读完时写笔记时发现还有一个本子叫《别闹了,费曼先生》,是另一人翻译的。这本书讲了费曼在生活中的一部分佳话,他对任何工作有着显然的好奇心,想着用有些试验来探索一些光景的私下的缘故,平日会有一部分出乎意料的嗤笑,读得令人忍俊不禁。

文丨JiangNi

 

石门小学

首先有些 从法Locke维到麻省农业大学

     
 这一次徒步是放假当天我豁然计划的,在此之前没计划五一节怎么过,最初想的是去骑行,不过本人突然见到了在柜子下边的登山包,心中一个设法由可是生,徒步是我一向想去尝试的一个户外运动,可能以前也没想太多,一股劲的就确定了,然后给胖子(每个人的生活中总会有一个胖子,哈哈)打电话说了这么些计划,他说我计划(谢谢他的支撑)他紧接着自己走。

她动动脑袋瓜子就能修好收音机

首先篇著作中就提到了矿石收音机,WQ送给我一根锗二极管,遵照一本书与子女一道忙活了一夜间把线路接好,可惜那个矿石收音机无法工作,由于直接未曾电表,那一个工作就直接延宕下来了。

     
 确定这件事后我间接在网上找门路,直到第二天还在认可路线的安全性和趋势,最终在那天中午(十二月一号)确认了这条路径,从大连万盛出发,穿越黑山原始森林插入甘肃的大山,末了回到特古西加尔巴。当日夜间就给父大姑说了这多少个计划,大叔向来都很襄助,只是妈一个劲的在边缘说我是花钱受罪,一天胆子大,好好的不耍背这么重的东西去搞什么的徒步..(此处省略一万字)我领会是在关怀自己,不过自己主宰了的事绝非意外自己不会放弃。我把帐篷睡袋登山鞋等等该用的东西装在了背包里面,然后给胖子交代了几句就上床了。

菜豆

切菜豆也得以改进,生活中的任何东西假设注意,实际上仍有过多足以改进的地点。

     
 第二天一早,早晨七点本身从家里出发,坐轻轨回母校拿了有的事物就打车往南坪汽车站赶,到了汽车站等了一会胖子也到了,我把东西寄存在汽车站就和胖子去旁边的永辉大买入了,买了一大袋食物与水果,回车站后就坐上了去万盛的客车,终于在十二点多钟的时候到了万盛,匆匆忙忙吃了一碗米粉就包了一个车往黑山谷景区走,到黑山谷的北门小学已经是某些多钟了,经过一番打听当地的居住者和GPS的导航大家到底走上了明日的目标地“石门村”的路上。

什么人偷了门?

当广大聋哑人在联合做手势互换时,头连续一会儿转到这边儿,一会儿转到这边儿。原来她想清楚是不是有人想插话。

有的是人不是通过精晓事情来读书。说到曲线板中曲线中某一点的切线,学过微积分的人相应即刻想起导数与斜率的涉嫌。

图片 1

坑坑洼洼小路

拉丁语仍旧朝鲜语?

信以为真地效法几句此外语言,异常有趣,也时也挺有用的。

     
 显著老天是不会让我们这么轻松上路的,尽管在地点农民的辅导下但我们依然走错了路,在一个通通都是崎岖小路的山路上“爬行”,终于在爬了两座山后境遇了三个村民打听咱们去哪,然后说大家方向走错了,应该怎么怎么走,没办法最后只可以顶着烈日原路重回,走上了去石门村的路。用碎石铺成的征程走起路来万分颠簸,望着那一匹一匹的大山,只可以埋头一个劲的往前走已经没有改过自新路了。道路和山都是黑色的,黑山黑山描述的很对,在众两个上山下山后终于在深夜五点多钟有惊无险的抵达了明日的目标地“石门村”,大家在荒废的石门小学前扎营。我的恐怖症之夜也是从这里起头….

总想逃避

什么时候失眠时,可以试行阅览入睡的经过。

黑山

米特普拉斯特集团的首席数学家

采纳考试来突显旁人不信任的作业。尿是不是倚重重力排出体外的?阿司匹林和Pepsi-Cola可以一起吃。

 

     
 大家扎营的地点是一个两面通风的低谷,傍晚,一波一波的西风吹打在大家脆弱的帐篷上,把篷布打得哗啦啦的响,大风卷起地上的菜叶犹如龙卷风般,仿佛在揭发他的力量。只可以用彻夜难眠来叙述这么些夜晚,终于在清醒睡眠復苏中熬过了第一个夜晚。

其次有些 在普林斯顿高校的年月

     
 第二天七点半起床,洗漱收帐篷一呵而就,八点前往明日的目标地“箐坝”,往箐坝的路全是大山,我们三个人在山体之间持续,已不知翻越了稍稍座大山。因为全是原始森林,GPS已经无法再像从前一样率领大家,加上手机没网络我们只可以靠直觉去选用路,如若运气好可以碰撞过路的老乡。

搅和油漆

红漆和白漆混在一块不会出来黄漆,遇见较真的费曼就要做个试验来证实。

前往篝坝的旅途

匠心独运的工具箱

此间讲到了用熟知的事物来类比新学的文化,比如用2个小球来类比2个汇聚。

     
 以前的计划是早晨事先抵达“狮子槽”一个传说中拥有瑞士联邦风景的地点。在十一点多钟的时候大家曾经贴近狮子槽,但因为不熟习路大家错过了狮子槽(地图只好展现山的名字,道路没标注),走到了狮子槽前边一个叫“石槽门”的地方。望着前方一望无际的山道,我的直觉告诉自己也许走错了,我和胖子神速赶回以前有户每户的地点,询问了这户每户的主人(多少个老人),告诉这里就是狮子槽。当时挺失望的,因为当天径直在下小雨雾很大,视线只可以看见前方100米的地方。

测心术

原理并不复杂,但需要大量的履行。

     
 我们在农民家补充了水,继续往老乡指的路行动,我们又重临了石槽门,一座座大山就如古代的城门般耸立在大家面前,歇歇脚照照相充充饥继续赶路,在这条路上我们碰到了一波(十多少个驴友)和大家一致徒步的驴友,感觉非凡密切,都停下来交谈了一番…

业余科学家

显微镜的目镜也足以独立拿来作为放大镜做观望蚂蚁或蚜虫的尝试,可惜了家里的显微镜一向是当做一个完好无缺来使用的。

拿载玻片举行摆渡蚂蚁的考试也分外有趣。

 

     
 继续赶路,雨也越下越大,我上身穿了一件冲锋衣还好,但裤子的速干裤已经湿透了,完完全全变成了掉价,胖子也和自家一样。咬咬牙,继续上扬,继续翻山,在翻山的旅途脑子一贯都在想着有鸡叫,(以前查攻略说可以买当地居民的鸡炖汤喝)有鸡叫就象征有人烟,有人烟我们就可以填补点水歇歇脚问问路,运气好仍能在村民家煮碗面条吃(一切都是幻想幻想),以至于耳边平日出现幻听(前边好像有鸡叫)。

其三局部  费曼,炸弹和武装

     
 在我们爬山的长河中相见了一个反方向过路的农夫,一番攀谈后告知大家走错了路,去“箐坝”的路在我们来此前的一个路口就分路了(大家早已离开那些路口有几个门户的偏离了),只是这条路也足以到江西的“狮溪镇”(狮溪镇是大家本次徒步的顶峰)只是要比从“箐坝”走要远几十英里的路,(庆幸登时我们没回头重回走“箐坝”,“箐坝”在该地别称“迷宫”“鬼城”)经过一番探究,大家决定继续走这条冤路,村名给我们说前边在走点路就会有一个庙庙,庙庙旁边有个店店,听到“店店”这一个词我眼睛弹指间放光了,走,立即走….

考验猎犬

人的嗅觉即便并未狗的勃勃,但也能嗅出一些蛛丝马迹来!

     
 不知是自己一无是处领会了农民的“前边一点点”依然怎么,他的一点点大家走了一五个刻钟,终于在根本和期待中走到了庙庙和店店的地址,绝望变成了具体,店店没人,周边的房子都没人,我们六个人只可以在这些三叉路口徘徊……

从低处看洛斯阿拉莫斯

这里提到了神奇的1/243。在4、5、6…9中等夹着00,11,22…

图片 2

     
 把胖子手机打开,幸运的是有网络,开热点连WIFI一气呵成,我用本人的无绳电话机总是上WIFI准备用地图看看路线,不过该死的手机在这么些随时没电了,(以前叫胖子带个充电宝他搞忘带了)在这时自我多希望有私房能给我们带领。可能老天并无绝人之意,我们在街口徘徊了阵阵陡然一个村民出现在我们后面,这种快乐就像在死亡时相遇了生的冀望,一番交谈后意识村民和我们一条线路,村民就带着我们俩走,在途中和村民聊了诸多。

撬锁贼遭逢了撬锁贼

这一章读起来就有意思,看过本章之后,会知晓不转移密码箱的出厂密码会有怎么着结果,密码箱敞开也是这一个危急的,采用紧要的数学常数做密码也不可靠。

     
 他也是从黑山谷来的,山东人,空余时间会背些腊肉或非法去黑山谷卖给那多少人,一天时间她要从她们村走到黑山谷卖东西在走回到他们村,当时自己内心确实很激动,每日要走四五十海里的路途就为了两三百块钱。以下是自己和她的拉扯记录…

山姆(Sam)公公不要你了!

嘲弄精神病医师的故事特别搞笑。

 

村民:你们真的很正确,年纪轻轻就有诸如此类强的忍耐力,不错。

第四部分  从康奈尔高校到加州文大学,接触巴西

本人:还好,反正都是为了锻练自己。

讲作风的教学

演绎盘子乱转的方程式看似没有实际的用处,但幸好这种玩儿式的探究方法玩出了个诺Bell奖。

农家:我们村的小伙子在外边打工重临都不甘于走这个路,都觉着走持续。

自我要自己的一块钱!

较真的费曼要回了卖专利的1日元。

自家:你们这边离正安县城还有多少路程?

万幸数字

计量1729.03的立方根,1立方英尺等于1728立方英寸,也就是说12的立方是1728,所以1729.03的立方根大约是12。

此地多出了1.03来,利用立方根的级数展开,可以清楚

图片 3

农民:远到不远不过还有一段距离。

又是以此弥利坚人!

放炮巴西的教育体制,中国的教诲何尝又不是如此啊?死记硬背一些所谓的科学知识,但一直不了解去用考试验证它,也不知用在何处。教育只是想让我们考试合格,但没人精通任何事物。

自我:我就是在正安县城出生,当年老人家在正安县做事情在这边出生了自我。

 

农家:这你可能是在这里出生然后在第比利(比尔y)斯长大的啊!

第五有些  一个物理学家的世界

自家:我有一个嬢嬢(叔叔的姊姊)嫁在了这里,在凤冈县的,我有时会来这边。

您解狄拉克方程吗?

如若有机碰着一个新的国度,就应当的确感受一下该国的知识,说说该国的言语,会有一定的童趣。

村民:凤冈县我知道,离这不远。

但这是措施啊?

一个地理学家依旧还会画画,还画得十分好,真不可名状。

本人:这你平时平昔都是这般走的啊?

书好书坏,看看封面

评估课本时,费曼认真地看了300磅的教材,书好书坏都有理有据,此外的裁判仍旧给一本空白的书打了分。

农家:是的,已经走了几十年了习惯了,假如当时大家村划在你们辛辛这提的话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穷了,山西的贪官太多了(加纳阿克拉也未尝不多)上次自我去哈拉雷依然八九十年间的事。

把知识带给物军事学家

研商玛雅文字一样美妙。

     
 途中我们聊了重重,更多的是意识中国的确存在这么些贫穷的村落,此前我们都是从网络或者专家的文笔中询问到这个,但这一次自己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这种一穷二白,他们交通大旨靠走,吃的都是他们协调种的蔬菜,几十年甚至终身都不会相差他们的村落。

另类状态

此处依旧提到了《乔布斯(乔布斯(Jobs))传》里也涉及的一本书《此时此地》(Be Here
Now,中文图书里有一本重名的书,千万别买),我对幻觉这东西一点也不打听。

     
 可惜我不是耶稣,我只是一个见惯不惊的学习者,我只得在心头默默为你们祈祷,希望您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我也指望自己能在随后的时光里帮忙到你们。这也确实使我意识到一个人做政工或者一个商店做工作真的不可能只为了协调的益处,而是为了给人家给社会创设更大的价值,给别人最大的佑助就是人世间间最喜悦和高尚的事情。

野狐禅科学

此地提到了一个老鼠走迷宫的考查,原来老鼠是靠跑地板的鸣响来判定是否走过这条路,想赢得这些结论并不太容易。

 

参考:

费曼的一位好友在TED上介绍费曼

     
 在他的引导下,我们找到了一家百货铺(卖挂面、两种饮料、苦味酒和被子),吃到了这两天以来第一顿热食——方便面。

     
 我满以为我会狼吞虎咽的吃东西,不过实际却与想象相反,面对这碗方便面我却尚无什么胃口,草草截至了那碗“大餐”。

     
 吃完面村民继续在前头给我们引路,在走了大体上半个钟头的路程村民到了她到处的村子,告其余时候对我们说“小兄弟,不错
加油,后边再走半个钟头就会有一个聚落(湾塘村)可以坐车。”大家对她代表了充足的谢谢,告别了那么些善良的农民,我们继承上路。咱们到山脚的时候曾经是夜间八点钟,半个钟头的路途我们走了一个多时辰,不知是老大善良的农家把时间搞错依然大家走得实在是太慢。

     
 到山脚后我们询问当地的老乡说到“复兴镇”是这条路啊?村民一听说我们要到复兴镇都劝我们坐个摩托车走啊,太远了还有几十公里的山路,(当时已是中午八点)大家拒绝了农家的善意,继续向“湾塘村”行进。

     
但以此时候我的身子却有点吃不消了,连续两天负重十多公斤的配备和服饰行走已经把自己的双肩、膝盖和脚趾搞得伤痕累累,本来我想咬咬牙再百折不挠坚贞不屈半个刻钟就到“湾塘村”了,然而疼痛使我的血肉之躯已经本能的做出一些珍惜性的动作,不得已和胖子互换了背包,须臾间自家感到轻松太多,这么些背包最多唯有一两斤的轻重,减轻了负重我们绕着下山的路向“湾塘村”行进,大概在八点半的时候我们好不容易走到村子里。

     
 大家在一个小卖部门前停下来,进去买了一瓶矿泉水和方便面,是一个小女孩在看店,我说想在他们门前搭下帷幕,她说等他爸妈回来才得以。我们边吃东西边等待他的二老,没过几分钟她的大人就回到了,我明日都忘不了她的阿妈刚进门时看我们的这种眼神,这种眼神当中有着诧异惊奇更多的是提防,我能精通她立马的感受,是我自己也会有这种思想。

       
我们给她老人家注明了原委,他们渐渐也放松了对我们的警惕,开端与我们交谈。当大家聊到我们走错路了当然要走“箐坝”这条线的,他们俩说:“还好你们没走那条线路,这条路全是岔路和人高的草丛,一不小心就会迷路在草丛里,当地有居民不小心进去后在中间转了重重天如故在一大帮人进去才找到了她,这么些地方在你们这里就叫”迷宫“鬼城”进去了就很不容易出来。”我心头也是一万个庆幸,还好没走这条路,不然我们三个人确实要交代在此地了。

     
 吃完方便面店主叫大家多休息一下,如果手机没电了就在这里充电,他叫我们把帐篷搭在他家对面的村办公室门前的坝上,
我们搭好帐篷,胖子在边际喝利口酒吃东西,我实际是太累了倒头就睡了。但是一个不眠之夜又即将开头,在凌晨的时候突然下起了蒙蒙,然则我没怎么在意大家的帐篷小雨或者可以防的,但是工作接二连三不会向大家协调预期的那么发展,雨越下越大,我们亟须把帐篷移到村办公室的屋檐下才能避雨,二话不说,我和胖子冲出帐篷提起帐篷就往屋檐下跑,庆幸帐篷还没怎么打湿。接下来就是搬包包什么的,全部搬完后终于松了一口气,以为这么就足以安慰的上床了,但是老天真的蓄意要让自身美观,躺在帐篷里面外面是桥梁下的湍流在轰隆隆的响,这不算怎么,可恶的事外面不指引是何许鸟这叫得才叫一个凄婉和无助,平昔在自身耳边叫由远而近由远而近…

终于,天亮了。

     
 雨还是如故的下,只是没有明日傍晚的熊熊,收拾好行李在多少个农家的奇异惊奇的围观下告别了善良的店主人一家,向前些天的目标地出发——狮溪镇

湾塘村到狮溪镇还有类似30公里的环山路。

前往狮溪镇的路上

     
 我们直接跟着公路走,路是咱们这几天走过最好的路了,尽管天空在下着小雨,道路完全是泥泞的,不过我们曾经很知足。一路上路边的风物非凡完美,平地的庄稼地和土地有点像瑞士联邦这边的田园风光,一块一块的分布很均匀。

受伤的趾头

     
 终于在走了五个钟头后路边出现了一个小河滩,我们放下背包脱掉鞋袜就从头清洗身上的泥土,我的袜子已经被鲜血打湿并确实了,双脚的脚趾全体被打出了血泡。在河边呆了十几分钟后我们继承往前走动,眼看就要胜利了,我们不由的增速了脚步,在一个时辰的急行军下,我们总算到了我们此次徒步旅行的终点站——狮溪镇

胖子在戏水

     
 往狮溪镇走的时候经过他们的一所院校,是一所外界捐赠的学府,在这儿,我心头有个想法跳了出去,在自我有生之年我决然要赠送一所院校,让偏远地区的男女也能像大家一致健康的就学读书。

     
 在狮溪镇其中买了一碗当地正宗的凉粉就马不停蹄的去路边拦车,在着急中等了大概半个刻钟一辆到卢萨卡的大客车出现在我们后面,心中感慨终于要回家了,我回去一定要把我自己吃撑死才算数。

达昌中学

      三六个钟头后…..

     
我们回来了菲Nick斯,五个人在车站分别,我没回家间接打了个车回到了学堂,停止了自身的五一自虐之旅。

     
这是本身的首先次徒步,上年五一节去登的四姑娘山,下次计划去四姑娘山完成自我的缺憾,梦想着在五十岁往日登上珠峰

     
 这一次徒步让自己亲眼看到了中武夷山区的生存,我不敢想象这个进一步偏远的山区是个什么样意况,也目的在于我们能在生活中注意我们常见的弱势群体,在未来的人生当中尽我们最大的能力去救助那么些需要支援的人,因为我们都是一个血统。

     
这一次徒步也操练自己的意志,很多时候人都在奔溃的边缘,不过已经在路上没有改过自新路,只好咬咬牙挺过去。

     
 在林公里面,咱们喝的是先天的山泉,我在牛粪面前拉过屎,满头大汗小寒夹杂在一块全身都是尘土的时候忽略继续吃我的东西…

     
此篇日记共花了三天时间编排,中间有许多事物都一笔带过,毕竟也没怎么危险和奇妙的经验。

      我还会在今后的岁月里记录自己以为有含义的旅行

                                                                       
                                                                       
             2015年5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