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四房五月天】台媒:蔡英文或回任民进党主席 苏贞昌曾提辞职 - 第3页

  恶鸟:更应该是趣味变态。趣味如果是恶、怪、坏,都还是有其秩序的,比如萨德的作品,探讨了恶,电影里也非常恶,但是他是有秩序探讨恶的问题。

  那些儿童片,我觉得恶还不准确,纯粹趣味变态。因为cult book里有一本经典的是雅歌塔·克里斯多夫的《恶童日记》。文学艺术性非常高,一种理性的“恶”,因为对于他人的感情及同理心,正是在将一切换算成疼痛程度的“理性化”过程中失落了。和我们观看的那种儿童的恶,差别巨大。

  澎湃新闻: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说这些儿童片是恶,主要是从背后制作的人,他们的目的,这种片子传播产生的效果,这些层面讲的。

  作者:梁海,大连理工大学人文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

  汪明明在《零度诱惑》开篇中说:“在我生命的后视镜里,似乎有两条轨迹交错运行,两种声音,两个姿态,扭结着,逶迤着,延伸着触角,向外,向内。它们或有短暂的和谐,但,更多时候,是斗争,是相互的批判,毫不留情的批判。”这是汪明明对生命价值意义的追寻,也是她对人性的自我反思。这种追寻和反思带有一种强烈的批判性,直面人生百态,对社会的阴暗、对人性的丑陋、对权钱的交易,都毫无遗力地给予批判,仿佛揭开了世间的一道道伤疤,带有一种生生的撕裂感和疼痛感。在这种批判的背后,能深刻感受到汪明明作为现代女性作家,有着强烈而自觉的社会使命感,是一种思想性的写作。她能够敏锐地把握时代的脉搏,在种种生活乱象中进行审视和反思。所以,在《零度诱惑》中,我们似乎能听到若干种声音和呼喊。一类是不甘命运安排,试图依靠美貌和机遇努力挤入上流社会的女主人公尤嘉霓;一类是玩弄权色,腐化堕落的男主人公陈逸山;一类是正义、良知和纯粹的化身,如江振啸。还有一个隐在的声音,那就是作者的声音,它是贯穿全篇的灵魂审视者,它会在每一个人物命运的转折点,如智者般拷问人性的灵魂。如当尤嘉霓和陈逸山在感情发生分歧,开始相互厌倦时,他们并未意识到,其实这是两种不同价值观的博弈。肉体的结合,如果只是生物的交配,没有精神的契合即灵魂的吸引,永远无法完成人类真正的传承。同时作家也在不断思考,正如她对美的一种思考:“(美是)对抗媚俗、对抗潮流、对抗人工制造,对抗一切虚假作态。”所有少了灵魂陪伴的美,都是一种虚假的美。

标签: 四房五月天
admin
【四房五月天】台媒:蔡英文或回任民进党主席 苏贞昌曾提辞职 - 第3页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